简帛文献充实古代文学史研究 2019-07-11 23:47

  一批针对简帛文学研究成果的问世,更是丰富了我们对中国古代文学的认知。“简帛文学充实了上古文学研究的内容,为研究带来了新的契机,提供了新的视角,大批早已佚失的文学作品的重新发现,不仅补充了新的文学史料,甚至改变了我们对以往文学史的认识。蔡先金介绍,其研究团队所致力的工作就是通过深入研究并吸收学界最新成果,以集释和笺注的形式,最终形成《楚简帛文学文献集成校注》《秦简文学文献集成校注》《汉简帛文学文献集成校注》,为学界提供相对统一、权威的文本。伏俊琏对以这一课题为代表的简帛文学研究表示期待,“希望课题对简帛文献中的文学作品、文学材料进行系统的钩稽和梳理,对已有的研究成果进行全面汇集,并进行校注,形成简帛文学的集大成之作。

  关键词:简帛文学;出土;文学研究;文学文献;古代文学;简帛文献;文学史;蔡先金;文学作品;伏俊琏

  19世纪下半叶以来,大量简牍帛书陆续出土,简帛文献受到学界广泛关注,其中不少具有文学性的简帛文献成为古代文学研究者的“新宠”。正如王国维先生所道,“古来大学问,大都由于新发现”。大批佚失的文学作品的重新发现,为文学史研究起到了重要的补白作用。一批针对简帛文学研究成果的问世,更是丰富了我们对中国古代文学的认知。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肆)》《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陆)》等新出土文献的发布,立即吸引了学术界的目光。济南大学山东省出土文献与文学研究基地主任蔡先金难掩兴奋,“这些新材料必然有助于我们加深对先秦两汉文学的研究。”

  百年来,简帛的出土数量已超30万枚(件)。而每一次新出土简帛文献的面世,总能带来新课题,催生新的学术增长点。“简帛文学文献主要指出土简牍帛书中文学性较强的文献。”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廖名春告诉记者,先秦两汉文学的主要文学体裁,在现有简帛中都有发现,比如诗、赋、散文、神话乃至小说等。

  据蔡先金团队初步统计,目前有近300种简帛文学文献。“这些文献就是简帛文学研究的对象,时间跨度为先秦两汉魏晋,有楚简、秦简、汉简、吴简、楚帛书、马王堆帛书等。”

  这些简帛文献进入文学研究者视野,其文学价值得到重新发现。正如蔡先金所言,简帛文献展示的文学世界是“寻找回来的世界”。“简帛文学充实了上古文学研究的内容,为研究带来了新的契机,提供了新的视角,大批早已佚失的文学作品的重新发现,不仅补充了新的文学史料,甚至改变了我们对以往文学史的认识。”

  致力于汉赋研究的西华师范大学国学院院长伏俊琏,在对甘肃敦煌出土的西汉简本“韩朋故事”、江苏连云港东海县出土的西汉简本《神乌傅(赋)》、北大简中的《妄稽》进行研究时发现,这些语言通俗而且有故事性的“俗赋”不同于学界熟知的“深覆典雅”的汉代文赋,但这种形式的汉赋从汉至唐一直流传,不过由于文人关注不够,大量作品散佚不存而不为后世文学研究者所知。这样一条俗赋线索,可以为文学史上一些通俗叙事诗类作品做合理说明。

  西北出土的汉晋木简受到罗振玉与王国维的高度重视。伏俊琏告诉记者,《流沙坠简》(1914)是现代简牍学的开创之作。

  廖名春认为,现代意义上的简帛文学文献,较早见于国内学者对20世纪初考古学家斯坦因发现的汉简上八言八句的骚体诗进行的初步释读和研究。

  在伏俊琏看来,20世纪80年代以前的简帛文学研究,大部分夹杂在简帛佚籍、社会经济法制文书的综合研究中,严格意义上的简帛文学研究则比较晚。20世纪80年代以来,学界对简帛文学研究的自觉意识增强,如李学勤关于放马滩秦简《墓主记》和中国志怪小说史的研究,赵逵夫关于西汉帛书《相马经》与楚辞关系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