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星座 >

年龄的秘密

2019-11-09 00:23    来源:未知    

  一直以来,我的年龄就像是一个秘密。当我对别人说起我真实年龄的时候,别人都以为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骗局。但是当我回想起一些细节的时候,我还是不能确定我的真实年龄。我的年龄——准确地说,我的生日,好像就成了一个谜。我坚信,若细究起来,存在这种情况的不只是我一个人。这样的问题既存在有时代的共性,也有地域的特殊性,同时也存在个体之间的差异性。

  小时候,我的名字叫杜睿,我的生日都是按照农历来算的。在我最早的记忆里,我妈告诉我,我的生日是农历的八月初九。她说,我出生的那一年有闰八月,我是后八月的。物质贫乏的农村,生活条件比较艰苦。每逢生日,在日常面食里加一颗荷包蛋就算是很丰盛了。那时候,鸡蛋都是用陶瓷罐子装起来的。家里散养的鸡下了蛋,一颗一颗存起来。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卖掉鸡蛋以换取油盐酱醋。收鸡蛋的人骑着一辆自行车,自行车后座左右架着两只竹编筐子,在村口就开始吆喝:“收鸡蛋喽——”。声音很大,尾音拉得很长。他先推着自行车在村子里转一圈,以确保每户人家都听到了他的声音。然后就会停在一个街道的树荫下,时不时喊一声。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村子周围田野里的女人,听到收鸡蛋的声音,就会返回家里,端着攒满鸡蛋的罐子出门,谨慎地询价之后,再将鸡蛋卖掉。那时候,鸡蛋是论个儿卖的。一个鸡蛋一毛几分钱,虽然价格都有阶段性浮动,但浮动不是很大。女人们卖掉鸡蛋,就用这些钱再去买柴米油盐。家里这些琐碎的开销,全都是鸡蛋的功劳。以此可见,在当时的农村,鸡蛋对于人们的生活是多么地宝贝。所以,能在生日的时候吃一颗荷包蛋,已经算是很大的享受了,也因此,我对于生日的记忆特别深刻。每年,就等着农历八月初九,从学校回来,有一颗红皮的煮鸡蛋,或者碗里有一颗荷包蛋,便能开心一整天。

  那个时代的农村很少有人能用到户口本,都是在村长家里集中保管的。我也是直到高考报名的时候,才见到我家的户口本。高考报名时,翻开户口本,发现并没有杜睿这个人。我弟弟成了家里的长子,次子是一个叫杜华辉的,然后是我妹妹。我弟弟和妹妹的出生年月日和名字都没有问题,户口本上唯独没有我,却多出来一个叫杜华辉的人。杜华辉的出生年月日明显与我的不符,但是要去改已经来不及了,为了高考,我只好先用杜华辉这个名字报名。办身份证的时候,也就沿用了这个名字和生日。以至于刚上大学那会儿,老师和同学每次喊杜华辉,我都以为他们是在叫别人,因此闹过不少笑话。后来,我问父亲,到底是谁弄错的。父亲说,我出生那个年代,村里能有一两个初中毕业生就已经算是很有文化的了,肯定会被推选为村干部。村子不大,都是熟人,那些孩子未经一一核对就给每家填写了户口本,也就出现了很多阴差阳错的问题。

  我上大学时,同学们之间开始流行研究星座。那时候,我每次在网吧里通宵,总会利用时间去查星座和紫微斗数的问题。星座都是用公历,而农村孩子的生日都是农历的。所以,先要在百度万年历上进行准确的公历和农历查询。我一直记得,我妈说我是后八月的。但是,我在万年历上查询,我出生的那一年,并不是闰八月。再加上那段时间,我与父母之间的关系比较紧张,以至于,我经常会怀疑,我到底是不是我父母亲生的?

  青春的思绪天马行空,加上自己从小就喜欢阅读,看了很多故事,对于自己“真实”的身世有着千般幻想。直到去年,母亲的一些做法让我感觉在家里备受排挤,因此,我偷偷问表妹,有没有听我小姑说过我是父母从路边捡来的。我表妹说:“你倒是想得美,你对着镜子看看自己,再看看你父亲年轻时的照片,你俩完全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不是亲生的话,能长这么像吗?”表妹的这番话提醒了我。拿父亲年轻时的照片与现在的我对比,确实像是同一个人。这样,才打消了我的顾虑。

  后来,我在百度上检索,发现很多和我一样,真实姓名与身份证姓名不符,真实生日与身份证生日不符的人。大多因为,那时候农村基层工作有疏漏。其次,还有一个比较普遍的状况,是因为上学年龄问题,很多人修改了出生年月日。

  那时候,孩子首次入学是分前半年和后半年的。前半年出生的孩子正常入学,后半年出生的孩子要晚一年才能入学。有一些后半年出生孩子的家长,为了让孩子早一年入学,便将孩子的出生时间提前了几个月甚至一年。不论是无意中弄错,还是自行修改,都是因为那个年代人们对于这些信息普遍不是很重视。我父母那代人觉得,你有一个户口就好,不影响你出门办事就好,至于上面的信息差一点,也不是什么能影响生活的大事。我也相信,这些年代性的问题,最终都会销声匿迹。

  但是,万年历上显示我出生那年没有闰八月,而我母亲却说我是后八月出生的,对于这件事情,我一直耿耿于怀。我在想,她只是记错了月份呢,还是连同年份一起都是错的?如果这样,那我的真实年龄到底是多少呢?

  “双11”前夕,浙江发出“快递告诫” 涉嫌垄断行为将严惩人民网杭州11月7日电(张丽玮)“双11”促销前夕,浙江省市场监管局相继收到杭州、温州、嘉兴、金华等多地的相关举报,反映一些快递企业存在集体涨价、限定交易等涉嫌垄断行为。为切实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维护经营者和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昨天下午…【详细】

  首个自主可控5G SA云网络在浙规模商用人民网杭州10月17日电(张帆)9月29日,全球首个自主可控的5G独立组网(SA)云网络在杭正式发布。昨日,5GSA云网络建设再次取得阶段性成果——浙江杭州、宁波、温州、嘉兴四市5GSA网络已具备规模商用能力,这将为5GSA网络全面…【详细】

  人民网绍兴10月17日电(王丽玮)今天上午,记者走进±800千伏绍兴换流站,看到来自国网浙江电力的600余名工人正在为灵绍特高压工程年度检修忙碌着。据悉,该工程曾经创造了多项“世界之最”。此次年度检修将进一步消除设备运行隐患,保证工程安全…

  浙江:当好新时代法治政府建设排头兵加强新时代法治政府建设,是全面依法治国的题中之义。 人民网杭州10月17日电(张丽玮)今天上午,浙江省法治政府建设暨综合行政执法改革推进会在杭州召开。活动旨在以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和省委…【详细】

  「美丽河湖」花香蝶自来 水利工程带来“美丽经济”今夏,一条抖音让黄泽江茹洪砩这一水利设施爆红。 梧高凤必至,花香蝶自来。今年夏天,位于新昌的黄泽江茹洪砩“一夜之间”成了网红地。这场突出起来的爆红,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 “茹洪砩并非是新昌打造的旅游景区,而是新昌的一个景观化水利工程…【详细】

  「美丽河湖」迪荡湖华美蜕变 打造绍兴版西湖迪荡湖水系综合治理项目是水利工程,更是民生工程。 漫步在绍兴迪荡湖公园,入眼的是清澈湖面、茵茵绿草。早上9点,仍有不少市民在此跑步健身。 迪荡湖是绍兴市区二环线内最后的成片水域,占地面积约3700亩,其中水域面积为1700亩,是绍兴…【详细】

  人民网嘉兴10月14日电(张丽玮)昨天,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志愿者出征仪式在桐乡举行。据悉,大会期间,1000名“小梧桐”按照不同的岗位职责共分为11个组。接下来,他们将接受通识培训并赴乌镇进行紧张的实训演练,为大会志愿服务奠定坚实基础。…

  人民网湖州10月14日电(王丽玮)开光洗尘、宣读祭文、圣水润笔……今天上午,在湖笔之都湖州善琏,2019年湖笔文化旅游节开幕式暨华夏笔工祭笔祖民俗活动举行,吸引了千余名中外游客参观。 上午十点,善琏蒙公祠里人山人海,“华夏笔工祭笔祖—…

  宁海、象山、三门携手挺进“湾区时代”人民网杭州10月15日电(窦瀚洋)今天,宁海、象山、三门三县在杭州召开新闻发布会。会上介绍了三门湾区域合作与发展工作相关情况,以及“首届三门湾区域合作与发展论坛”有关情况。 三门湾,作为浙江省六大湾区之一,位于中国黄金海岸线中段,素有…【详细】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丨集团招聘丨 法律声明隐私保护服务协议广告服务

地址:丨邮政编码: 丨邮箱: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