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历史 >

历史上真实的韩复榘绝非大老粗 熟读孔孟堪称儒

2019-12-20 18:53    来源:未知    

  解放后,梁漱溟回忆说:“我印象中的他(即韩复榘)对儒家哲学颇为赞赏,且读过许多孔孟理学之作,并非完全是一介武夫”;“对于民间流传的关于韩复榘的种种笑话许多不合事实。”

  在近代史上,因大字不识而闹笑话的军阀不少,但有一个却挺冤枉,那就是韩复榘。侯宝林先生有个著名的相声段子叫“关公战秦琼”,这个笑话的来源据说就出自韩复榘的一个演讲,说韩复榘有一次前往齐鲁大学视察,那天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他突然发表了一场妙语连珠却又错谬百出的演讲:

  “今天是什么天气?嗯,今天是演讲的好天气开会的人都到齐了没有?好,看样子大概有个五分之八啦没来的举手!很好,都到齐了。你们来得很茂盛,敝人也实在很感冒今天兄弟召集大家,来训一训,兄弟有说得不对的地方,请大家互相谅解,因为兄弟和大家比不了。你们是文化人,都是大学生、中学生和留洋生,你们这些乌合之众是科学科的,化学化的,都懂七、八国的英文,兄弟我是大老粗,连中国的英文也不懂你们是笔筒里爬出来的,兄弟我是炮筒里钻出来的,今天到这里讲话,真使我蓬蓖生辉,感恩戴德。其实我没有资格给你们讲话,讲起来嘛就象就象对了,就象对牛弹琴。”

  “今天不准备多讲,先讲三个纲目。蒋委员长的新生活运动,兄弟我双手赞成,就是一条,行人靠右走着实不妥,实在太糊涂了,大家想想,行人都靠右走,那左边留给谁呢还有件事,兄弟我想不通,外国人都在北京的东交民巷建了大使馆,就缺我们中国的。我们中国为什么不在那儿也建个大使馆?说来说去,中国人真是太软弱了!”

  “要不是你贪污了,那学校为什么这样穷酸?十来个人穿着裤衩抢一个球像什么样子,多不雅观!明天到我公馆再领笔钱,多买几个球,一人发一个,省得再你挣我抢。”

  最后,韩复榘故作神秘的说:“今天这里没有外人,也没有坏人,所以我想告诉大家三个机密:第一个机密暂时不能告诉大家,第二个机密的内容跟第一个机密一个样,第三个机密前面两点已经讲了,今天的演讲就到这里,谢谢诸位。”

  这个笑话被改成相声后流传甚广,但历史上的韩复榘并非是草莽之徒,更不是土老帽。事实上,韩复榘的父亲是个秀才并以教书为生,韩本人在父亲的训导下幼年读书颇有功底,而且写得一手好字,后来还在县衙里做过“帖写”(大概相当于现在的文书、抄写员之类),这应该是具备相当的文化程度方可胜任的。

  另外,说韩复榘不懂体育、不懂篮球,这也不符合事实。冯玉祥早年带兵的时候,部队里组织了篮球队、足球队等,年青时的韩复榘与军中的另一位大将孙良诚都是积极分子,冯玉祥在自己的回忆录里都曾提到过。在主政山东后,韩复榘曾在济南专门搞了一个“进德会”的体育组织,里面有室内游泳池和各种健身场所,这在当时可是很时髦的。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丨集团招聘丨 法律声明隐私保护服务协议广告服务

地址:丨邮政编码: 丨邮箱: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