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历史 >

历史的惊悚和悠长启示

2019-11-11 01:27    来源:未知    

  莫美的《墨雨》给我带来了很大的艺术满足和享受,这很难得。《墨雨》这部书,在中国当代文学中非常重要,给我们提供了很多无法解决的问题。作者对历史现场有知识考古学还原,对历史发展的动力有辩证表述,带给我沉思,甚至反思。同时,在艺术上,这本书也体现了史诗性写作的发展,不是完全的传统写实手法,对现代主义元素的吸收自然浑融,一定程度创化了现实主义写作,使之变得更丰富,更开阔,更锋利。

  首先我非常敬佩莫美的艺术家的勇气。《墨雨》给我们提供了一幅幅真实的图画,真实地还原了二十年代那场大——农动,这需要很大的艺术勇气,也需要大量的田野调查和案头资料的阅读,获得鲜活的、有艺术说服力的细节。这部书有三个东西特别值得一提。第一,小说把风俗画的浓墨重彩的描写和血雨腥风的场景交织在一起,风俗画的宁静醇和与斗争的动荡不安形成潜在映照,透出历史场景的隐秘意味,气氛营造得不错。第二是有很多现代主义的手法,包括开头和结尾。开头就渲染一种气息,山雨欲来风满楼,大的气息;结尾写梅浩然梦到书落壳,书落壳说:“我是不会死的!”意谓历史的幽灵在一个较长时段内不会消失,可能会不断重现,这很有意思。第三,开头非常漂亮,无论是银杏树的倒下,还是一场墨雨的怪异意象,还是大田螺壳上的一些“外文”,这些不止是设置一个场景,而且还贯穿整个全书的精神意象,有协助主题表达和历史观阐述的作用。作者意图重新审视历史。我觉得艺术家有这个权力。我赞赏艺术家表达自己独特的看法。因为艺术是个别的。

  其次是还原历史风云的能力。仅有勇气还是不够的,你还得有艺术的能力,就是说有可再现的能力,把读者带入到历史的情境。这一点莫美做得很好。他是用三个故事来表现的,先是在猫贩子家吃大户,然后是枪毙张麻子,后来是游斗梅浩然,节节高啊,一潮比一潮高。人物刻画也很成功。梅浩然的形象尤其深刻,非常饱满,他不是一般的开明乡绅,而是有很多文化的内涵,我觉得梅浩然特别具有人格力量。还有流氓的形象,像书落壳,是个败家子,性格也有发展,先是败家,把钱丢光了,但他能说会道,后来这个人物发展得很可怕、很厉害了,手段也很毒辣,在运动中发展为一种力量。梅思贤这个形象很真实,他有知识分子的软弱,他控制不了书落壳,想营救张麻子,但救不了。

  还有需提及的,莫美的故事和人物不是完全虚构的。作为一个有深厚现实主义情怀的作家,他尤其注重小说的史料基础和史料来源,很多细节和人物出自史料。他以一个历史学家的专业素养,对地方志、相关笔记、历史资料、档案簿页、亲历者口述进行梳理爬抉,去粗存精,从中搜寻历史事件的蛛丝马迹,复现历史人物的面影,在此基础上构建起小说的框架。所以是有来源的小说创作,类似于近些年学界流行的知识考古学做法,这无疑增加了小说的真实品格和史识力度。小说事件记录在相关历史文本中,人物躺在档案里尚有余温,一切像刚刚过去,历史和现实在作品中对接起来,共同承受穿透肺腑的民族更新之痛。于是,墨雨落下来,给所有历史的过往者造成惊悚之感和悠长的启示。

  我前几年写过一篇文章,叫《〈红旗谱〉为什么还活着?》,我提到说虽然我们现在不谈阶级斗争了,但阶级斗争不一定不存在。我觉得《墨雨》这本书里有很多东西能引起我的很多思考,比如如何看待阶级斗争,如何全面把握历史的真实,如何看待农动发生的内在原因,还有如何看待暴力,这些问题有些到今天还是不可能解决的。比如阶级斗争,它有一个深刻而庞大的背景,牵涉到一些深刻的理论问题。当然这个问题不好解决,你不好解决,包括现在的评论家也不好解决,全世界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人也不一定能够解决。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丨集团招聘丨 法律声明隐私保护服务协议广告服务

地址:丨邮政编码: 丨邮箱:

备案号: